oa彩票平台投注系统
 
瀏覽字體:
《中國植物志》為3萬多種植物“理清戶口” 首任主編是咱廣東科學家
來源: 廣東科技報    發布日期: 2010-01-15
 
 

 

  本報記者 馮海波  通訊員 周飛 夏漢平

  四代科學家的共同努力,全國312位作者和164名繪圖人員參與,歷經80年的工作積累和45年的艱辛編撰,以此編著完成的《中國植物志》,凝聚了中國植物學界的智慧結晶,是一部領先國際的科學巨著。榮譽面前,少不了華南植物園的陳煥鏞院士、胡啟明研究員和中山大學張宏達教授的功勞。

  華南植物園 為編志最早發起單位之一

  曾于1987年到2004年間連續三屆擔任《中國植物志》編委的華南植物園林有潤研究員介紹,華南植物園(所)是編著《中國植物志》最早的發起單位之一。1956年,中國科學院組織成立《中國植物志》編委會,華南植物研究所的陳煥鏞院士就和中科院植物研究所的錢崇澍院士一起,擔任了首屆編輯委員會的主編。

  據了解,已故的陳煥鏞院士祖籍廣東新會,是我國近代植物分類學的奠基人之一。1928年,他主持建立了中山大學農林植物研究所(中科院華南植物研究所前身),并跋涉于人跡罕至的深山林區采集植物標本,足跡遍布海南、廣東、廣西等地,不僅建成了中國南方第一個植物標本室,還對華南地區的植物進行了大量的調查、采集和研究,發現了100多個植物新種,10多個新屬。在長期積累第一手資料的基礎上,陳煥鏞主持出版了《廣州植物志》,成為國內第一部比較完整的地方植物志。

  廣東科學家 編著了近70卷(冊)

  “大量標本的采集,為啟動《中國植物志》的編研工作打下了良好基礎。”中山大學的張宏達教授也是《中國植物志》的編撰人之一,并曾擔任陳煥鏞院士的助手。他回憶說,當時陳煥鏞把主要精力都投入到主持《中國植物志》的編撰,并非常嚴謹和認真。“他發現了許多新的種屬,但并不急于發表,而是反復推敲求證。”他表示,《中國植物志》的編研和出版是一個巨大的系統工程,自1959年首卷出版,到2004年全部完成,共有80卷126冊,5000多萬字,記載了我國31142種植物。這一協作規模在世界上也十分罕見。

  據了解,華南植物研究所(園)作為主編承擔的《中國植物志》有31卷(冊),主編和參與編著有34卷(冊),分別占全部總卷(冊)數(80卷126冊)的24.6%和27.0%。其中,植物分類學家、華南植物園退休的研究員胡啟明是《中國植物志》第六屆和第七屆編委會委員,他和陳封懷研究員一道主持編撰了第59卷第1冊和第2冊,參與編撰了第75卷;中山大學的張宏達教授也完成了《中國植物志》其中4冊的編撰。

  推動植物研究 走向國際領先

  對于編撰《中國植物志》的意義,中國科學院院士陳煥鏞曾表示,植物志就是植物的“戶口冊”,有了它人們就能找到所需要的植物,把它們派上用場。 “《中國植物志》是開展植物科研和科普工作的基礎工具。”在談到植物志的作用時,華南植物園園藝中心常務副主任廖景平博士表示,《中國植物志》的編研工作是基于大規模的野外考察和標本采集,掌握了大量的第一手材料,也包含了很多植物學的新信息、新內容,因此,該專著為植物分布對地層鑒別、環境變遷和尋找礦藏等提供了重要依據,在宣傳和普及植物科學知識、提高公眾對生物多樣性的認識等方面發揮了積極作用,為合理開發利用植物資源打下了良好基礎。

  他舉例說,像袁隆平搞超級水稻研究,需要挑選野生水稻以供雜交,培育新品種,這就需要詳細了解我國野生稻的種類、分布情況等各種信息。“而作為中國各種植物資源的百科全書,《中國植物志》中的禾本科部分,就能提供關于野生稻的詳細信息。”

  廖景平還表示,華南植物園在參與編撰《中國植物志》過程中,還通過收集、研究植物標本,建成了多個植物專類園。“像姜園、木蘭園等這些專類園,就是以此為基礎建立起來的,也推動了華南植物園在姜科、木蘭科等植物研究方面走向國際領先。”

 
 
【關閉】
 
oa彩票平台投注系统 时时彩后一技巧99%稳赚经验方法分享 九城社区 信誉大的彩票平台 斗地主游戏基本规则 快三大小单双玩法技巧 全天赛车pk10免费1期计划 pk10app做号 快速时时 pc蛋蛋幸运28稳赚方法 pk10计划群505444稳赚活跃